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八百七十六章 臺前幕后

      第二中午。

    澳洲時間清晨九點。

    一家澳洲本土情報分析公司,在一則對外發布的情報內測中做出披露:作為東方最大的商業帝國沈氏集團,從發家到現在,在二十五年前東方醫藥職場被東洋占據超過93%份額的情況下,如何從一個小小的制藥企業,在本國內受到外資排擠一步步做到控制整個國內醫藥市場,并且在全世界醫藥業都占據龍頭席位的經歷,以及資本分析。

    這無異于是一塊巨石投進了平靜的湖面里。

    讓許多國內對沈氏集團的存在并不知情的資本和群眾紛紛翹首,想要一睹這個在國內默默無名,在可以將整個東洋在國內市場擠出去,并在全球都赫赫有名的本土家族跟企業。

    可就在這時,另一篇由此公司發表的關于近期數據師對于沈氏集團的股票價格波動分析,緊接著就出現在了全世界人的眼球中。

    在這篇分析中,全球知名家族分析師亞伯約瑟公開談論道,沈氏集團作為一個來自東方的龐大家族跟企業,在近期的市場波動所呈現出的表現,不禁令人擔憂。

    沈氏集團在他的眼中,是個可以被稱之為偉大的家族企業。

    也是東方唯一一個,在資本市場中生根發芽,長成參天大樹,從根本上上影響全球人的跨國型企業。

    尤其是醫療行業,沈氏集團在健康領域在全球范圍內沒有任何對手,他的影響和存在被濃縮成一顆顆救命的藥丸,送進每一個不同國家的家中。

    這是在東方家族企業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可是他近期卻觀察到,就是這樣一個東方企業,卻受到了來自神秘力量的壓制,企業資本迅速縮水,首當其沖的是氣團旗下的金融行業,不過三天的時間,數千億的資產蒸發,旗下金融部更是陷入到瀕臨倒閉的地步。

    醫藥行業也在各方面受到了來自不同地方的外資侵襲。

    一個東方居然開始倒下,我們對此表示惋惜,和心痛。

    亞伯約瑟發布了長達近三千字,翻譯成七種國家語言的言論,占據了整個版面。

    并在最后強調,該神秘力量并非來自官方,而是同樣來自一個東方巨人,一個年邁的東方巨人開始打壓新站起來的巨人,這違背了東方古言新老更替的真理,也違背了市場發展的根本原則,他希望能有人站出來阻止這一切,避免沈氏集團這種對全世界做出卓越貢獻的東方家族,就此沒落和消滅。

    這篇報道,在全球頂級集團和家族具有絕對權威,和被各家族族長瀏覽得絕對可能。

    國內雖然絕大多數普通百姓沒有閱讀的渠道,但是在經過蘇安然的提前布置下,該分析聲明以各種簡單易懂的方式出現在國內各大自媒體和短視頻社交平臺。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個在國內影藏了數十年的商業帝國在一夜之間,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中。

    尤其是當民眾知道,那些不管是他們,就連全球人日常吃的藥,癌癥的攻克,還有新藥品的研發,居然都是來自他們自己國家的企業后,頓時,沈氏集團這四個字成為了各階層,各群體,各社交圈談論頻率最高的四個字,以頂級熱搜的姿態,出現在各大社交平臺中。

    被群眾扒出來的總部旗下各分公司股票暴漲,幾十個醫藥股甚至漲到了漲停的狀態,金融部虧損數千億的損失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得到彌補,沈建平坐在自己總裁辦公室,看著秘書不斷送來的文件,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臥槽,輿論這么牛逼的嗎?”

    在整件事情發酵二十四小時后,秦凡坐在翡翠溪谷的別墅里,看著手機屏幕上各種關于沈氏集團的新聞跟文件,嘴巴張的大大的,足以塞下一整顆雞蛋。

    “難道你忘了,當初為了對付江流,江晏紫就是利用輿論壓制的手段,直接毀了江流這個人,而且還讓江家一句話也不敢說,差點丟車保帥,將江流踢出江家,以免惹禍上身。”

    此時,陳思璇就坐在秦凡的身邊,淡淡開口說道。

    今天的她,換上了一套極其修真的寶藍色制服短裙,完全得到流水線設計,將她傲人的身材展現無遺,還增添了不少高雅冷漠的氣質。

    她就坐在秦凡對面的椅子上,整個人完美的如同一尊雕像,只是她說話的語氣,卻沒有之前的平和溫柔,又重新回到了秦凡一開始見到她的那種孤傲,和冷漠。

    秦凡知道,這是那晚的激情過后,陳思璇所表現出的一種排斥欲。

    她不想去面對那天晚上自己所作出的表現,就故意在秦凡面前作出一副與表現完全相反的姿態。

    其目的就是為了告訴秦凡,那晚的表面并不是真正的她,不過是場誤會,她本人內心深處,還是很矜持高冷的。

    “休息好了嗎?”秦凡看著一臉冷漠的陳思璇,關切問道。

    畢竟是吃了藥,對身體還是有一定副作用的。

    “休息好……”陳思璇張開嘴,隨即聲音戛然而止。

    她前天晚上瘋狂了一整晚,昨晚又失眠陷入自責一整晚沒睡,出門前涂了很久的眼霜才遮蓋住覆蓋在眼眶的黑眼圈,如果不是沈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她根本不可能會這么快就重新出現在秦凡的視線中,只要一看見他,陳思璇就會想起那些令自己終生難忘的畫面。

    “你不是應該關心家族近期的變化和動態么,我休息好不好很重要么?”陳思璇語氣冷漠道。

    秦凡愣了一下,隨即呵呵笑道:“嗯,那你覺得,我接下來該怎么做呢?”

    “趁熱打鐵,既然你們沈氏集團已經從幕后走到大眾的視野中,倒不如借著現在這個機會,直接借助輿論奠定沈家在國內第一商業集團的地位,云家不是想讓你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滅亡么,可是如果這個計劃成功,也就意味著是他們幫沈家完成了從幕后走到臺前的成功蛻變,到那時,輿論將會引導著你們沈家在這場風波中搖擺的幅度,當全國民眾都不愿意看到你們沈家被欺凌倒下,云家就算有再大能力,不付出較之前十倍二十倍的代價,想要動你們沈家,恐怕也是癡心妄想。”

    這是陳思璇頂著頭昏腦漲也要來見秦凡的主要原因,這是她在看到亞伯約瑟的報道后所捕捉的關鍵性因素,也是秦凡反擊云家的最好時機,一旦錯過,恐怕就很難在接下來的博弈中翻身了。

    “讓沈家從幕后走到臺前……”

    秦凡深深吸了口氣,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沈家公關部也借著這個機會將沈家全面從幕后推到臺前,將沈氏集團和民族企業綁在一起,這樣非但會吸引到國內外各階層領域的注意,更會讓云家不敢這么明目張膽地對沈家下手,爭取反擊的機會?”

    “難道不是么?”陳思璇反問道,“正如亞伯約瑟的分析,沈家是國內唯一一家,也是唯一有能力的一家,在東洋藥品占據國內市場超過93%的份額下一路拼殺出來,非但讓大眾吃到我們國內自己研制的藥品,更是讓這個東方民族企業在無時無刻影響全世界,這本身就是你們沈氏集團所帶來的社會價值,為什么不好好利用,反而要吧自己藏起來,生怕被別人發現呢?”

    沈氏集團在醫藥行業和癌癥攻克領域,除了集團內部研制人員沒有那道諾貝爾醫學獎之外,幾乎包攬下了全球行業內所有榮譽和記錄。

    這是東方唯一一家能在全世界具有地震性影響力的公司。

    一舉改變了外國人眼中,東方公司毫無技術含量,只能依賴國內人口基數眾多發財的古板印象。

    沈家的存在是具有社會貢獻的。

    秦凡也是到今天才逐漸開始深刻意識到這一點,也知道在這個經濟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時代,老爹過度一味的低調,才是云家敢這么肆無忌憚,打壓一個這樣具有社會價值企業的根本原因。

    秦凡深思片刻,抬起頭看著陳思璇說道:“由于這么多年沈家一直作為幕后家族存在的原因,沈家公關部其實一直都是個虛設的存在,尤其是在江晏紫走之后,就更沒什么能力和經驗處理好這件事,你有合適的人選和團隊,來接手這件事,從而全權負責么?”

    陳思璇好看的眉頭皺了皺,隨即搖頭道:“沒有,這件事情太過重大,一般的團隊無法妥善處理,更沒有資格來接,就以目前的形勢來看,你最好挑選一家十分了解你們沈氏集團的人來做這件事,這個機會很重要,一點差錯也出現不得。”

    秦凡點點頭,算是贊同了她的觀點。

    同時腦海中也在飛快思索跟她口中情況相關的人選,目光也輕輕地掃量著眼前這位女神總裁,最終點了點頭,說道:“我有人選了,就是不知道,她會不會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