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不速之客

      護城大陣破滅,一場大戰也結束了,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般,紫禁城寂靜依舊,每一塊磚瓦都鐫刻著歲月的烙印,月華如水,灑遍每一個角落。只有一群野貓見證了這一戰,全都像丟了魂一般,呆愣住了。

    “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一座大殿的屋頂上,一個少年負手而立,對著一個方向說道。

    那里,一個老者正步履蹣跚走來。一個白衣少年和一個道衣童子正飛奔著迎上去。

    “小友天縱之資,曠古絕今,年紀輕輕就登臨了武道絕巔,令人驚嘆。那鎮海龍珠你帶走吧!”

    老者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整條手臂有幾條可怕的裂痕。他還能再戰,但是已經沒必要了,因為他不可能是少年的對手。

    “小友他日證道地仙,還望能不吝指教,讓老頭子有一個念想。”

    他又接著說道,姿態放得很低,而把少年捧得很高。

    地仙,那是一個何等的層次,因為天道壓制,世俗界幾百年都未曾有地仙出世了。

    他也只是這么一說罷了,并不認為少年一定能成就地仙。

    “好!”少年應道,不假思索,似乎高不可攀的地仙境之于他只是稀松平常罷了。

    “這一枚丹藥你拿去吧!”

    少年抬手,一顆剔透晶瑩芳香四溢的丹丸扔了過去。

    這是一枚培元丹,有療傷之效果。

    然后,少年騰空而去,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師父,你沒事吧?”

    蕭云和道童明月急忙忙跑了過來,攙扶住蕭擎天。

    “慚愧啊!”望著葉天消失的方向,蕭擎天連連嘆息,一瞬間仿佛蒼老了許多,“閉關三十載,卻敗給了一個少年。”

    “師父,這家伙到底什么來頭?怎么這么厲害?這太不合常理了!”蕭云問道,不敢接受師父戰敗了的現實。

    “看不準,看不透。”蕭擎天輕輕搖頭,“也許真如你所說,是某個老怪轉世,前世是一位大能。”

    ……

    葉天離開紫禁城,回到了別墅,燕都學府公館。

    不多會前,這里發生了一場血戰,東瀛安田家族內斗,家主安田雄一被兒子安田藤手刃。

    葉天放了安甜藤和小澤一郞一命,兩人已經把兇殺現場清理干凈了,毀尸滅跡。

    “咦,還沒走嗎?”

    剛來到別墅門口,葉天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別墅里面有人,兩個。可是別墅里面卻漆黑一片,并沒有亮燈。

    他神念外放,感應了一番,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冷笑來,然后雙腿邁開,大步流星,推門而入。

    “回來了,很好,沒讓我久等。”

    葉天打開燈,就見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兩個人,他都很熟悉,一個是白家的供奉,武道宗師錢忠,另一個是白家的少爺白明浩。

    說話的正是白明浩。他身材高大英俊,氣質高貴,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皮鞋锃亮,斜躺在沙發上,口中叼著一根煙。

    錢忠宗師泡了一壺茶,自斟自飲,渾然沒把自己當外人。見到葉天進來,他僅僅眼皮子抬了抬,眼神斜睨,仿佛在俯視一只螻蟻,非常不屑。

    白家的人竟然找上門來了,讓葉天有些意外。

    不過,明顯可以看出,這二位此來非善。

    “我的傻弟弟,一年沒見了,不知你可還記得我?”

    白明浩嚯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吐出一口大煙圈,笑意嘻嘻,對葉天走了過來,甚至還張開了雙臂,要給葉天來一個親切的擁抱。

    “哦,不對。”他突然一愣,接著說道“不能叫傻弟弟了,應該叫聰明弟弟。聽說你智商恢復了,以史上最高分考上了燕城大學,真是可喜可賀啊!你說你回到燕城怎么也不說一聲,作為哥哥的也好為你接風洗塵。”

    白明浩陰陽怪氣,還帶著幾分放蕩不羈,一副非常欠揍的樣子。

    “你搞錯了吧,葉浪才是你的弟弟,我和你們白家可是一毛錢關系都沒有。還有,我讓你們進來了嗎?給你們五秒鐘的時間,給我滾出去!”葉天面色冷峻,怒聲喝道。

    白明浩和葉浪是表兄弟關系,處得非常不錯。葉浪欺負前任葉天的時候,這小子沒少在旁邊幫襯。

    別看他嬉皮笑臉的,其實城府深得很,心機叵測,葉浪在他面前都只是幼兒園小朋友水平,被他玩得團團轉。

    他比葉天大不了幾歲,但是已經能獨當一面了,在白家的企業中任職一個經理。

    “艸!一年不見,牛逼了是吧?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白明浩面容一滯,眼神突然變得兇厲了起來,只抽了一半的煙扔到了地上,狠狠用腳碾碎。

    “撿起來,擦干凈!”葉天再一喝。

    嘭地一聲,一杯茶盞碎成齏粉,錢忠宗師霍然起身,怒瞪著眼睛,走了過來。

    這是一位宗師強者,僅僅一抹氣機外溢,威壓如山,讓大堂里的空氣都粘稠了幾分。

    “少爺,直接把他殺了就是,還廢什么話。”錢忠怒視著葉天,殺氣騰騰。

    “錢老,我們是文明人,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他畢竟是我表弟,雖然是野生的,沒有血緣關系。”白明浩淺笑起來,面如刀削斧劈,很英俊。

    “你們是來殺我的?”葉天抬了抬眼皮,臉色平靜道。

    “是,但也不是,是與不是看要你自己的選擇了。”白明浩開門見山,不再遮遮掩掩,說道“這么和你說吧,我看你很不爽,不想在燕城再看到你。如果你主動離開燕城,并保證永世不再踏足這里,我可以給你留一條命。”

    “離開燕城?”葉天冷笑,“是葉浪讓你來的嗎?”

    “這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了。”

    “看來你是要敬酒不吃藥吃罰酒了。我本以為你智商恢復了,會聰明一些,沒想到還是這么愚蠢。真想不到這么愚蠢的一個廢物,皇甫家族為什么會答應聯姻。”白明浩痛心疾首道。

    他對皇甫鶯愛慕已久,也瘋狂的追求過,奈何他的層次太低了,人家皇甫鶯根本看不上他。

    就在今天晚上,他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皇甫家族竟然答應了聯姻,承認曾經葉天和皇甫鶯定下的婚約。

    皇甫鶯可是燕城的天之驕女,第一等的白富美,聯姻一事剛一傳出,就在燕城的上層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無數公子哥痛心疾首。

    “你說什么?誰和誰聯姻?”

    頓時,葉天也驚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