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重生空間之最強妖路(冷茗卿)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人是咋沒的

      “大妹子,你要節哀啊!”方嬸子一看姬奶奶不相信的樣子,也知道這種事情,任誰聽了都不敢信。

    方嬸子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同情姬奶奶了,早些年丈夫去了,她一個婦女帶著孩子,雖說孩子都大了,有的也都成家了,可日子到底和家里有男人是比不得的。

    后來小兒子和小兒媳,糟了小人的道,也被那些殺千刀的給折騰沒了,這才幾年,大兒子也去了,換誰都會受不了的。

    “我,我,我去看看。”姬奶奶說話都有些哆嗦了,兒子不孝歸不孝,可她這個當媽的不會真跟兒子記恨。

    就算打定主意以后不靠這個長子,可到底是從她肚子里爬出來的,血脈相連,就算再心冷,也不希望他死啊!

    洛瓊這時也默默的走出屋子,沒有錯過方嬸子說的話,心想,洛大海的身體雖然不能動彈,但是在活個幾十年那絕對是沒問題的。

    當初就是考慮到了姬奶奶,所以洛瓊才沒下殺手,沒想到,這才多久,人竟然沒了。

    不過眼下也沒時間讓洛瓊多想,因為姬奶奶已經跌跌撞撞的往洛大海家跑去,有些擔憂姬奶奶的身體,她也只好跟著跑去。

    等到了洛大海家,還沒進門,就聽見里面的震天哭聲,男聲最大,期間夾雜著女人的哭喊聲。

    “大海啊,你咋就這么想不開啊,你丟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可讓我們怎么活啊!”陳翠蓮嚎啕大哭的撲在洛大海的遺體上。

    不知情的人,看到這樣的場面,那叫一個心酸同情,不管洛大海曾經為人如何,如今人死如燈滅,一切隨著洛大海的離世,那些磕磕碰碰也都跟著煙消云散了。

    “大海家的,節哀順變吧!”村委婦女主任同情的勸慰陳翠蓮,可惜也知道自己的這些勸慰根本就沒用。

    果然,陳翠蓮不顧婦女主任的勸慰,繼續趴在洛大海的身上嚎哭,那眼淚就跟不要錢的一樣。

    此刻,姬奶奶也進了屋,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床上躺著的洛大海,那滿目猙獰的樣子,青灰的臉色,顯然只有死人才會有。

    看此情景,姬奶奶一個趔趄跌倒在地,眼淚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來,嘴巴張張合合的不知道該說什么。

    “娘,大哥他,去了!”這時,洛大河走過來扶起姬奶奶,語調低沉悲痛。

    他和洛大海這個大哥之間,早些年因為很多事情也鬧得并不愉快,兩兄弟雖然同在一個村,卻并不像別家兄弟來往的那般密切。

    但這會兒,人死了,洛大河倒是真的傷心難過,還是那句話,畢竟是有血緣關系的親大哥,小時候,他沒少跟在大哥屁股后面玩耍,只是曾經的年華早已不在,一切也都變得物是人非。

    “你大哥他,到底是咋沒的?啊?人到底是咋沒的?”姬奶奶大喊一聲,緊抓著洛大河的手問道。

    “娘,大嫂說,大哥想不開,自己喝了農藥自殺的!”洛大河悲痛的說道。

    “自殺?為啥?”姬奶奶轉過頭,緊盯著洛大河的眼睛,似要看出個究竟來。

    “這,大概是因為一直癱著,又治不好了,所以才心灰意冷吧?”洛大河不確定的說道。

    洛大海的死訊也是剛剛傳出,眼下他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洛大海自殺這件事,也還是陳翠蓮在哭嚎中透露出來的。

    “娘,您快來看看大海吧!”陳翠蓮也發現了姬奶奶,見姬奶奶在問話,有些心虛的爬過來拽著姬奶奶的腿哭嚎道。

    果然,姬奶奶被暫時轉移了注意力,再次把目光放到洛大海的遺體上,看他的臉色,也確實像是中毒而亡的。

    “大海啊,娘來了。”姬奶奶剛說完這句話,就已經泣不成聲,右手輕輕的拍著洛大海的胸口,整個人瞬間就好像老了很多。

    “奶奶,節哀順變。”洛晨幾兄弟走過來,對著姬奶奶說道。

    而洛瓊則站在角落,不聲不響的將四周的人看了一遍,很快就確定這些人里,陳翠蓮明顯不對勁,而那個洛晨,也有些不太正常。

    不過,看到姬奶奶傷心的樣子,洛瓊一邊慶幸自己當初對洛大海手下留情,一邊又惱恨那個殺了洛大海的人。

    沒錯,洛瓊可以肯定,洛大海絕對不是自殺的,畢竟以她對洛大海的了解,還有實際情況分析,他都不可能自殺,一個是決心不夠,一個是沒辦法弄到農藥。

    “嬸子,您看,咱們先布置靈堂吧!”婦女主任開口提議道。

    “好的,大河,你來幫忙。”姬奶奶擺擺手,眼淚雖然沒再繼續流,可是神情上的悲傷之色卻是一點沒少。

    “哎,娘,我去找人。”這時候,洛大河哪會不答應,更何況是親哥哥的喪禮,總要有人主持。

    “奶奶,大伯他,恐怕去的沒那么簡單。”洛瓊自然不會讓小人逍遙法外,尤其還是在刺激了姬奶奶之后。

    看著自家奶奶瞬間憔悴的樣子,洛瓊恨得不行,要不是在場的人太多,她肯定會直接給姬奶奶當場報仇。

    “小瓊,你咋回事,這是你親大伯,人都沒了,你怎么還想作妖?”陳翠蓮尖叫一聲,眼神里透著慌亂,似被人踩中了尾巴一樣。

    “是啊,小瓊,聽話,別在這里搗亂了。”洛晨的心里也有了片刻慌亂,不過隨即又想到了什么,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就是,這孩子可真是毒,親大伯都死了,還在這里亂說話。”有圍觀村民不知情的,也開始小聲的跟風說洛瓊。

    而像這樣的村民不在少數,大多數村民都覺得洛瓊是在故意搗亂,畢竟也沒誰跟洛大海有死仇,怎么可能會有人害他。

    抱著這種想法,大家都不覺得洛大海的死和旁人有關,當然,也不會有人猜測洛大海的親人,畢竟都說了是親人,誰又會喪心病狂的對家人下手。

    “夠了,我家小瓊最乖了。”姬奶奶一聽周遭的人開始詆毀孫女,不禁大喝一聲。

    洛瓊也不去辯解,只看著姬奶奶,旁人說的那些話,壓根就沒被她放在眼里,像這樣沒腦子的人,和他們較真了,那才叫愚蠢。

    “小瓊,奶奶相信你不會胡說,你告訴奶奶,你發現了什么?”姬奶奶可以說是非常信任洛瓊的,哪怕是這種人命關天的事情,依舊會毫不猶豫的相信洛瓊。

    “都說大伯他癱瘓在床,我就是好奇,那農藥,他是怎么拿到的?”洛瓊說了這個疑問,便沒再多說。

    相信,只這一個疑問,就應該讓眾人解惑,一如洛瓊所說,長久癱瘓在床的人,到底是怎么把農藥弄到手,再自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