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重生之激蕩年華(皇家雇傭貓) 第464章 本土化

      Line興起于日本,快速發展也基于一個契機,即311大地震后通訊不便,但是通過line可以和親友聯系。

    不過line卻并非日本企業,而是韓國互聯網公司NHN集團在日本的子公司推出一款即時通訊軟件。

    自誕生之后,迅速填補了日本移動端的IM軟件空白,并在隨后擴張至我國臺灣、以及東南亞等地區,在泰國是絕對的領先地位。

    但在韓國本土,Line卻敗于更早發布的kakao而失去了大約5000萬名用戶。

    翻開這時候國際IM市場,占據優勢的是whatsapp,它在巴西、俄羅斯、英國、瑞士、意大利、西班牙、挪威優勢非常明顯,在北美地區、澳大利亞與Face Messenger 分庭抗禮。

    最終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也的確是Face Messenger 的天下。

    但余下大部分地區,除中國及其周邊,幾乎都被whatsapp收入手中。

    而現在,溫曉光投資whatsapp18%的股權,并且一直計劃再次增股。

    2015年這家公司賣身臉書,他得想想自己是不是要插一腳了。而且這幾年之中還有機會再擴大影響,到時候臉書想買勞資還不樂意賣呢。

    如果通過努力再拿到日、泰、臺灣地區市場,最后與whatsapp的合力……

    他這個夢完全可以做大一點!

    雖然美、加、澳三國是失去了,但借用任總的那句話,沒有美國市場,我也是世界第一!

    當然除了這三國,挪威、瑞典等國家whatsapp也沒拿下來,不過有啥關系,挪威整個國家550萬人,去年世博會的時候,挪威國家館參觀人數都有550萬了!

    這點兒人,在中國就是個四線城市。

    最后的最后,還有一些邊緣IM產品,社交就是這樣,一旦在一個地區獲得優勢,你就是再強大也進不來,像是kakao就占著韓國,韓國人的關系鏈都在上面,你看它就一點點人,但除非技術重大更新,否則社交的護城河厚的你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類似的,還有一些像Viber占據了利比亞、埃塞俄比亞、伊拉克、土耳其等市場。強如whatsapp也只能雙手一攤。

    不過Viber這家企業其實也就是剛剛誕生。

    基本上,溫曉光現在的基本盤已經很好了,就算沒有whatsapp也很可怕,有了就更恐怖。

    可若要真的談到國際化,也不是說說,就能行的。

    夢想遠大,到時候真栽了,別覺稀奇。

    溫曉光坐在酒店的陽臺上想了一個下午這些東西,面前的小桌子還擺了很多他記下的靈光一閃。

    在陸勤來的時候,他趕緊把東西收好,這其中有一些都是未來的信息。

    “怎么樣了,想一下午有結果么?”

    溫曉光露出一個微笑,“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國際化的確是不應該忽略的。但怎么國際化,你得找人來幫我。”

    “廢話,我這不帶了韓國偉來見你了嗎?”

    “他和你怎么說我?”

    “被你打動了啦。”陸勤一屁股坐在他對面,“你這個家伙一張嘴就勾勒了一個國際巨頭企業,大家都是紅塵中人,誰能無動于衷?”

    “他也讓我告訴你八個字,國際化就是本土化。”

    本土化。

    對的,本土化做的不好的跨國公司都在一個地區涼了。

    溫曉光明白了,“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國際化的團隊,就得像是韓國偉這樣的人。然后調整公司架構,成立集團,內地的作為其中一個事業部門,另設立國外業務部門,并在當地成立企業,雇傭當地人才,融入當地文化進行商業操作。”

    這么一看,韓國偉不得不見。

    “得感謝你。”

    陸勤嗨了一聲,“說這干什么,我早就跟你講過,咱們倆別分那么些,一根繩上的螞蚱,我為了你也是為了我。”

    “可惜,我反應慢了一步,韓國已經有kakao了。”

    陸勤右手一攤不屑笑著,“那又怎么樣,買過來就是了。你的投資部經理,那個李一丹,也是頂級人才,這事兒又不是做不成。”

    收購是個選項。

    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line。

    其實目前在國內采取的動作都是正確的,因為line實際上就是這樣一個套路,他們在后來不斷的推出新服務。

    你可以通過line delima訂外賣;

    通過line shopping購物,無需額外安裝app就可以瀏覽100多個品牌的商店;

    他們后來也做了Line pay;

    至于什么音樂、漫畫、視頻那更是不在話下。

    和如今的一個路子,這就是流量入口的出路,客觀條件就會促使這樣的IM軟件提供商做這樣的事兒。

    “要不要再見一見韓國偉,你們好好聊一聊?”陸勤拍著自己翹起來的二郎腿,“其實我也知道你擔心什么,這個時候分出力量,害怕馬畫藤反撲成功。”

    “不,”溫曉光搖著頭,“社交具有集群效應,現在已經做到了集群效應,我們每天做那么多的廣告、我本人這么賣力的引流都在為增加新的用戶,基本上馬畫藤不做點什么特別創新的事兒,他也就只能守著qq了,qq還是不會被棄用的,它有價值。至于移動IM軟件,你說他又能干什么?為了一個外賣功能天天煩著餓了么。”

    “我愁眉不展,只是因為這是個重大決策,而且沒出現在我的打算里,是你引導著我,我才想到的。這種事,必然不能輕易下決定。”

    “那你想了一下午,有什么結果?”

    溫曉光抿了抿嘴唇,“幫我挖點人,公司名叫NHN Japan,懂技術、懂日本文化的程序員,韓國偉說的本土化很對,不能推出個日文版的就算了事,這樣粗放的搞,肯定不成功。”

    陸勤奇怪了,“挖人是簡單,薪水提高就成功一半了。但你不是還猶豫呢嗎?”

    “猶豫歸猶豫,先把產品做起來,不成就拉到。時間很緊,10年和11年是全世界IM軟件集中推出的時間,多等一天,都是變數。”

    溫曉光記不得到底line是何時推出的,但他知道大致就是上半年,而現在已經四月了。

    形勢一變,一切大不相同,而他與韓國偉的談話也放到了回北金的飛機上。

    另外一頭,黎文博接到電話一時間也有些沉默,這個決定,可非小事。